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美食

安徽蚌埠幸福村失落的玉器村

2019年05月16日 栏目:美食

安徽蚌埠幸福村:失落的玉器村因为反腐,中国的品市场乌云压顶。章程生的玉器生意,正在这片乌云之下艰难度日。 这位年届五十的老汉,每日闲

安徽蚌埠幸福村:失落的玉器村

因为反腐,中国的品市场乌云压顶。章程生的玉器生意,正在这片乌云之下艰难度日。 这位年届五十的老汉,每日闲坐在自己那间摆满玉雕的店铺内。店铺内摆放着墨玉、碧玉、白玉等玉料雕成的佛像,其中一尊白玉雕成的童子拜观音高2.2米,观音身上雕出的数十个童子个个栩栩如生。按照常理,这座价格在12万元左右的玉雕甫一面世,或应该出现在某位官员的别墅院内。然而,它在近半年多时间一直少人问津。 安徽省蚌埠市龙子湖区幸福村,共有住户400多家,几乎每家都有章程生这样的仿古玉店铺或作坊,因此得名玉器村。就像蚌埠仿古玉产业的耶路撒冷,玉器村直接带动蚌埠成为全国三个玉器加工地之一。蚌埠党校学报2009年第三期刊发的《关于蚌埠玉器产业发展的调研报告》写道: 蚌埠的古玩玉器已经名扬海内外,从改革开放初期的8家店铺发展成为如今的3000多家商户、加工作坊,3万名玉器从业人员,20亿元年销售额的全国玉器市场集散中心之一。 2012年3月15日,央视将蚌埠仿古玉认定为文物造假,让蚌埠的仿古玉市场颇受打击,一时间店铺倒逼者众。生意尚未转暖,2013年掀起的反腐大潮愈加凶猛,像章程生,他的玉器店内价值近百万元的玉器,从2014年年初开始滞销,目前仍然看不到解套的希望。 这不是孤例,这在玉器村乃至蚌埠仿古玉市场,都是一种普遍现象。 被反腐套牢? 章程生有些沉不住气了。 1月7日10时,他刚从作坊回来,把电动自行车在店内停好,这位从事仿古玉行业20多年的老汉,口音浓重地介绍道: 这座童子拜观音高2.2米,重量在5吨以上,一个工匠需要用一年才能雕好,光人工费用至少就得5万元。玉材费用和从青海运过来的物流费用,又是5万元。现在,你给我11万元,我就卖。 章程生的店内,的玉雕也在2万元以上。 而且,店内积累着价值近百万元的货物只是其一,还有70多吨2013年年底从新疆拉来的玉石原料,一直搁在一个玉器加工作坊的空地上,这又价值10多万元。 近三个月,他一单生意都没做成。这导致那尊童子拜观音报价越来越低,从三个月前的15万一直跌到现在的11万元,只求 卖出去回个本儿就行 。 出这家店左拐50米,再右拐,是玉器村店铺为密集的一条小巷。小巷两边的玉器店店主似乎很清闲,他们在店铺前三五成群,支起桌子,有的在打麻将,有的在推牌九,有的在斗地主,这因为 卖玉器的比买玉器的还要多 。 章程生隔壁另一家店铺的店主,正在用卫生纸为三块玉器打包。这三块玉器价格在8000元左右,将由一位买家 免费 带回江苏无锡。所谓 免费 ,正是玉器村近两年越发流行的 代卖 模式 与玉器村店主相熟的买家,可以在不付定金的情况下,将玉器村的玉器带回外地售卖。如果卖出去,正常付款。卖不出去,再带回来。 代卖 模式完全依靠个人信誉担保,但对于这些店主来说,与其让上百万的资金都长期套牢在这些滞销的玉器中,不如让那些买家卖出一个是一个。 生意为何如此冷落?店主们的回答别无二致: 现在经济大环境不景气,反腐又搞这么厉害,没人敢玩儿了。 这里动辄上万元、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玉器,不是一般人承受得起的。 他们一般都是把玉器卖给我们,我们再转手卖给那些有钱人。有钱人要么自己玩儿,要么送礼。 一位前来玉器村采购佛雕的经销商说,他经手的那些大块头的玉观音、玉狮子、玉麒麟等大件,送货地址大多是别墅区,这其中,有富商的别墅,也有官员的别墅。 据公开报道,落马的原安徽省副省长倪发科酷爱玉器,藏品之丰富可开办玉器展。办案人员调查发现,在倪发科的玉石收藏中,很多来自商人、老板的 雅贿 ,如安徽大昌矿业公司老板吉立昌、某房地产公司老板黄某等赠送的玉石。 来采购的玉器经销商抱怨,那些出手阔绰的有钱客户,现在几乎不再与他联系。 过去送个2米多高的佛雕,很气派。现在送这个显得太不低调了,不仅办不成事儿,人家领导说不定觉得你想害他。 一位当地文物部门的专家介绍,过去,春节前、中秋节前,包括北京在内的大批客户前来蚌埠采购,因此形成两个节日市场。如今,这两个节日市场已经没了。 那段好日子 蚌埠并不产玉,但在1958年,蚌埠玉雕厂成立,培养出一批技艺精湛的玉雕师傅。上世纪80年代,蚌埠玉雕厂破产,大批玉雕工人带领徒弟自立门户。 蚌埠的玉器市场从三马路(即现今蚌埠城区的治淮路)兴起。上世纪90年代末,三马路市场拆迁,作坊和商店都陆续搬到这边,玉器村这才火了。 章程生过去也是随原蚌埠玉雕厂的玉雕工人学艺。后来,他们这批徒弟先在玉器村落脚,以此为原点,向周边地区蔓延。 2009年蚌埠党校学报的调研报告数据显示,彼时蚌埠玉器市场共有3000多家商户、加工作坊,3万名玉器从业人员,20亿元年销售额的全国玉器市场集散中心之一。 两年多之后,现任蚌埠市博物馆副馆长的辛礼学又做了一次调查,蚌埠的玉器商户、加工作坊数量蹿升至4000多家,直接从业人员达6万人,商户已进入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苏州、扬州、新疆、河南等国内主要玉器市场。 2000年之后,港澳台和东南亚市场趋于饱和。国内市场兴起,蚌埠仿古玉器仍旧红火。 章程生回忆,港台人或是购买力下降,或是已经厌倦,过去多买 半米以下高的 大陆人开始接力消费那些2米高以上的大件玉器。 这与中国经济增速相对吻合。随着中国加入WTO,这个国家随后10年的GDP增速一直以年均10%以上狂飙。中国经济的黄金时代,铸就了蚌埠玉器的黄金时代。 那是段好日子,一件价值十几万的玉器做出来,不到半个月就能卖出去。的时候,这边玉器还在作坊雕刻,那边经销商已经带着现金来抢货了。 章程生说,他们一般加价三成以上的利润出货, 有资金、眼力好、胆子大 的蚌埠玉器商户,不断向外人传递着 身家千万不是梦 的暴富神话。 更赚钱的,或许还是那些玉器经销商,足以以假乱真的蚌埠仿古玉,不断流向文物市场,部分玉器经销商可以翻一倍甚至两倍将玉器卖出去。之前发生的两位浙江商人携带蚌埠仿古玉器出境被海关以 走私文物 罪名批捕的,更让这个市场在行内声名大噪。 在这些商户和经销商的讲述中,蚌埠玉器的消费者当中,官员身影时常隐现。 2009年之后那段中国基建投资尤为兴盛的时期,一位南方某省专做大件的玉器经销商说,自己当时不断接到客户订单, 记得有一个月,我一共经手20多件玉雕,个头小的也有1米以上,这当中有一半以上是用来送礼的。 2012年之后,蚌埠玉器市场与中国经济一道,坠入寒冬。让当地人没想到的是,如是寒冬自2013年开始越发刺骨,那也是本届中央政府重拳反腐的起点。 转型未了局 转型,早在寒冬之前即已开始。 蚌埠党校学报2009年第三期刊发的《关于蚌埠玉器产业发展的调研报告》提出5条意见,其中第三条意见认为,目前蚌埠数千家玉雕加工经营户分散在全市大街小巷,形成不了合力,资源不能共享,成本费用增大,品牌效应不能显现,没有形成产业集群。 对应这条意见, 放水养鱼,筑巢引凤,帮助他们尽快入园,发展壮大,搭建招商引资平台,吸引外资投资玉文化产业园及相关产业的开发与建设 ,成为蚌埠近两年多来推动玉器产业转型的主题之一。 囿于 经济大环境以及反腐 ,这场转型开始不久便磕磕绊绊。 2011年底动工的蚌埠白玉市场暨玉金乡玉器城,去年5月开业,项目投资2亿元,可容纳300多家玉器经营户。今年1月9日上午,玉金乡玉器城院内的30余家商店,1/3拉上了白色卷帘门。一路之隔的白玉市场,同样因为没有生意,近1/3的商店未开门纳客。 占地315亩、总投资5亿元、入驻商户两千余家的蚌埠光彩玉器文化城,也是蚌埠玉器市场近两年产业集聚、做大规模的转型之作。 这个市场的情况与蚌埠白玉市场相差无几。进驻该市场的投资公司和典当行,原本希望依托此地,以抵押贷款和典当抵押盈利。 但他们玉器卖都卖不出去,我们怎么可能给他们抵押呢? 其中一家投资公司的工作人员抱怨道。 那些从玉器村搬到新市场的商户,不仅未能重振旗鼓,还抱怨着又搭进去一大笔购置商铺的投资。其中一位耗尽全部积蓄,在玉金香玉器城购置两间门面。尽管一个月偶尔做上一两单的生意,但这些收入甚至无法维持店铺的正常运营。 据悉,玉器村已经被列入拆迁规划。未来,这边的400多家有可能搬入正在建设的蚌埠玉文化创意产业园。这个产业园的占地面积和投资规模均远超以往,分别为253亩和10.8亿元,建成后有望成为中国、产业链健全、规模和效益显着的玉器产业基地。 (章程生为化名)

5056铝棒
杭州驾照翻译
HDPE双壁波纹管